战疫回声(之九)

疫情当前

共产党员、共青团员

必须冲在抗疫第一线

越是艰险越向前

这是澳门贵宾会

共产党员、共青团员发出的铿锵誓言

下面是澳门贵宾会援助武汉抗疫一线队员写下的战地日记,让我们通过笔者细腻的内心、真实的所感去感受这些共产党员、共青团员心底振奋人心的力量。

1.医疗队员杨磊战地日记

2020年初,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肆虐着中国大地,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无情地吞噬着生命的战争——祖国受伤了。一时间,全国上下部署,十四亿中国人无不为之担忧,从祖国各地以不同的方式,驰援武汉。齐齐哈尔医学院附属一、二、三院,挑选了119名精兵强将,组建了一支以澳门贵宾会武立刚副院长为领队的增援队伍,整装待发。

身为一名ICU医生,主动请缨,赴鄂支援,责无旁贷,因为我们重症人是生命最后一道防线,更何况我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。在这样特殊的情况下,我最大的心愿,就是能够尽一点绵薄之力,让这场疫情快点过去,帮助疫区人民平平安安的走出围困,老百姓再次恢复往日平静的生活。有人说我们是最美的逆行者,真的过誉了,那就是我们的职责所在。

出征前夕,给六个月大的女儿洗了澡,剪了指甲,然后抱着她,像往常一样,哄她睡觉:爸爸拍,爸爸抱,爸爸哄着宝宝睡大觉。然而,她却没有很快入睡,却倔强的抬起头,就那样看着我,一直看,好像知道什么似的。突然抱紧我的胳膊,怎么都不松开,就这样,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
2020年02月01日23:00接到上级命令:明天下午3点飞机,赴鄂支援。这一晚,我正在值夜班,查看患者,把手头工作处理完毕,本可以小憩一会,但我全无睡意。相信这一夜,很多人跟我一样,一宿没睡,复杂的心情,无以言表。

多想今晚能看看熟睡中6个月大的小宝宝,多想给上初中的大宝宝再讲一道题,多想再对大大宝宝说一句:我爱你。可这一切,都不可能,因为今晚,这里才是我该坚守的地方。家人的身影像影片一样,在我脑海中来回穿梭,于是,做了个短片,发了个朋友圈,我想告诉她们,国之有难,吾辈当勇往向前。心中想起一首老歌:也许我告别,将不再回来,你是否理解?你是否明白?也许我倒下,将不再起来,你是否相信,我化作了山脉?如果我真的倒下,我相信我的同事战友们会依然向前,因为,我们是彼此的“后背”。但是,我对自己说,我不能,我绝不能倒下,因为祖国需要我,受伤的手足需要我,在将来,脚下的土地,身边的兄弟,家中的妻儿老小,也同样需要我。我在心里对她们说,在中国,请相信,真的有岁月静好,因为有无数像我一样的普通人,在负重前行,请相信,无论今夕还是明代,我们都会为你们筑起最坚实的壁垒。亲人们,战友们,请放心,我对自己下了军令状,不仅要圆满完成抗疫任务,还要把兄弟姐妹们都平安带回来,一个都不能少!

2020年02月02日,难得的20200202。18:45,飞机正在降落。出发前,在机场送行时,还能听见欢声笑语,现在,机舱内的黑暗中,却是一片寂静。大家都知道,我们已经抵达疫区上空,当我们走出机舱的那一刻,即是面对死亡,所以没有之前的轻松了吧。

曾在《士兵突击》中看过这样的片段,一群参加野外生存演戏的士兵,运送他们到达目的地的卡车还没停稳,四周的机枪便开始了疯狂的扫射,大家真的是在雨点一样密集的子弹中跳下卡车,有的人还没弄清东南西北,就已经“牺牲”了。我们在走出机舱的那一刻,脸上可以有笑容,但心中不可无敬畏之心,是对生命的敬畏,而不是对死神的恐惧。

刚刚走出机舱,连廊通道里的消毒水味儿,便扑面而来。偌大的候机大厅,好像自助一样,仅能看见一两个工作人员的身影,再就是一群身着迷彩服的战士,整装待发。登上大巴车,赶往驻地,给父母家人发了几条信息,报个平安,告诉他们,明天开始培训。却没有说,周围的人没一丝响动,这样的寂静,会让人感到害怕,甚至是窒息。如果不是千家万户星星点点的灯光,武汉,宛如一座空城,宽宽的马路上,三辆大巴车,肆意的向前飞奔着。“武汉加油”四个红色的大字,虽然是写给受难的同胞的,但除了星星和月亮,迎接我们的好像只有它了,顿时觉得那不是冰冷的四个字,而是涌入心中的一股暖流,于是默默的对自己说了句:兄嘚,加油!

20:02,媳妇儿给发了一个520的红包。202002022002,520,这样的一串数字,很难得,我也很默契的立马截图。记录人生美好的时刻,不是因为时间,是那个时间刚好遇见你,是因为有你的每一刻都是那么美好。

由于工作人员的失误,分给我们一间总统套房,然后我们ICU12个人,吃着盒饭,拍了一张聚餐照,发给家里,告诉他们:放心吧,我们刚聚餐了。其实,只有自己心里清楚,明天等待我们的是什么,仍未可知。但无论怎样,这个时候,只能报喜不报忧,我们别无选择。

吃过晚饭,简单开了个小会,制定了特殊情况下的规章制度:1、互相监督,严格消毒;2、工作时,一定要稳,不能犯错,因为性命攸关;3、资源整合,统一调配,做好持久战的准备。然后,我们各自回到房间,开始进行武汉之行的第一次消毒。

23:59,一天的奔波结束了,抬不起两条酸胀的腿,合不上困倦的双眼。明天上午,领队武立刚将要与协和医院领导对接,而我们则可以继续休整。作为领队,他肩上的担子更重,责任更大,他想的要比我们多,要做的工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累,不在那个位置上,是体会不到的,正所谓,欲戴皇冠,必承其重。突然间,我明白了,为什么昨晚上了一宿夜班,现在又已经是午夜了,我还不困,是那种与阵地咫尺之遥的兴奋,是与死神搏斗前的热血沸腾,是一个男人的深思,为自己的价值、为希翼自己能做更多的事而激动不已。

2月3日晨,吃过早饭。另一支援鄂医疗队也于昨日抵达,今天10点30分,三楼会场一分为二,就是和他们一起集体培训。同时,钟南山团队也于昨日抵达武汉。他们一行七人,应该说,如果能跟他们合作,的确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。

23:00,又是这个时间,48小时前接到开拔的命令,10个小时后,我们将进入ICU开始正式工作,此时的心情并没有很大的波澜,也许是十年的ICU生涯,已经学会什么叫坦然面对,泰然处之吧。跟着师傅十年,不能说学艺精湛,但也学会面对风雨,沉着思考。反复的练习着穿脱隔离服,因为熟练操作不仅是我们个人的安全保障,更是这场战役胜利的保障。

2月4号,立春,家里是否准备打春过节,吃春饼,这些问题仅仅在脑海中闪现一下,无暇再多想,便埋头吃着眼前的早餐。平时极不愿意吃鸡蛋的我,逼着自己吞下一个鸡蛋,因为它可以让我有足够的体力连续支撑6个小时。然后嚼了一片Vc片,那酸爽,牙都倒了,但是必须吃,因为那是出征前,妈妈特意去给买的,那是一个母亲的挂念,那是她能做的一切,剩下的就是等我平安回家。出发前,整理行装,看见了那双鞋,它陪我在ICU征战了5年,今天又将随我进入疫区ICU病房,从此将永远留在武汉。于是,我拍了照片留念,不是兄弟不想带它回去,而是留在这里就是它的责任,面对死神,我们不能错,必须赢!媳妇儿说,35元一双,我说:不是钱,是情怀!

一上午,完成了与协和医院的对接工作。医生办公室与隔离区的连接走廊的墙上,赫然贴着15张A4纸,是穿防护服的流程,一目了然。看到那一层层一件件的防护装备,心里倒多了几分安全感,但同时也感受到了先我们进去病区的同行们的苦。穿上它们,在ICU里只十几分钟的功夫,就会全身湿透,更不用说几个小时,确实需要些许的定力才能抗下来。确认好班次、工作流程等相关事宜后,我们便回到了驻地。消毒,洗澡,吃饭,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,几天来都是凌晨两三点钟才睡觉,所以吃过午饭倒在床上便睡着了。一觉醒来,已近黄昏,给家里打个电话,报个平安,然后跟女儿视频,继续给她辅导物理课程。

2月5日,今天是我第一次正式进入ICU隔离病区工作。吃早餐的时候,翻看着朋友圈,有一则资讯,标题是:火神山医院10天竣工,背后藏着许多你不知道的事。“哪有什么中国奇迹,不过是一群善良固执的普通劳动者,用命在拼;哪有什么百毒不侵,不过是一群普通的医务工编辑在逆向而行;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不过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。”是的,我们的身边,有无数的“普通人”,他们践行着自己的职责,履行着自己的诺言,守护着我们的平安,他们来自56个民族,是彼此的后背,他们的名字叫“中国人”。

午餐时间,刚刚打开盒饭,我的名字便在走廊响起:杨磊医生,有你的电话。原来是ICU病房里中心静脉置管受阻,急需支援。有句话叫“军令如山倒”,对于我们,病情就是军令,看着眼前没吃一口的饭菜,没有任何犹豫,马上开始穿上装备,准备进去病区。我心里十分清楚,为了节约物资,一般进去一次要连续工作5到7个小时才能从隔离区出来,而此时早餐的能量,已经消耗了4个多小时,这意味着还要再坚持5个小时没有能量摄入。忙于抢救重患而没时间吃饭对于我们重症人来讲,是常有的事,但是穿着厚厚的防护服连续工作几个小时,不吃不喝,还会大量出汗,也确是不小的挑战。进去隔离区,只几分钟,就开始感觉憋气,我慢慢的调整自己的呼吸,让自己尽量适应那种憋闷感,还有上了雾气看不清东西的眼镜。查看患者,分析各项指标异常的原因,调整呼吸机参数,中心静脉置管,很快进入了工作状态,反倒那种不适感减轻了一些,可能我们本就是属于这个没有硝烟战场的战士吧,投入战斗可以驱赶一切。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做完最后一个中心静脉置管,一个阶段的任务基本完成,脱下防护服走出病区,刷手服前胸后背已全部湿透,立马感到一阵“透心凉”。

2月6日,夜班。与白班医生交接,整理患者的相关资料,然后与同组的三位医生一起进入病区查房。监护仪、呼吸机的声音,此起彼伏,都很有规律的响着,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,甚至有的时候听不见它们,都难以入睡。未及床旁,便已大概知道他们的呼吸还算平稳。患者末梢的温度、浮肿的情况,镇静程度的评估,监护仪上红蓝黄绿的数字,呼吸机监测屏上跳跃的波形,尿袋里的尿量及颜色,检查报告的结果,每个注射泵上的速度显示,逐一查看,因为任何一个细节都可能影响我们对治疗方案的调整。不知不觉,已近午夜,走出病区,小憩一下,补充体力,准备后半夜下一轮的奋战。凌晨5点,一线医生急促的呼叫声将我从梦中惊醒。“杨老师,10床病人血氧下降!!!”立马翻身下床,熟练的眨了几下眼睛,让自己瞬间清醒。仔细查看了患者的状态及监测数据,进行了相应的调整,末梢血氧饱和度及潮气量逐渐回升,病情暂时得到了控制。虽然紧张的神经有了些许的放松,但已全无睡意,干脆坐在电脑前查看每个患者的记录,等待着晨会交班。

2月11日,下午,阴,有几天没有更新了,主要是那颗激动的心有了点暂时的平静。今天上午去病区查房,有两个患者在储氧面罩的支撑下仍出现呼吸窘迫、低氧血症的表现。她们脸上的肌肉一颤一颤,眼睛用力的睁着,鼻翼在煽动,嘴巴一张一合,肩膀随着呼吸一耸一耸的,这样虽然可以多吸一口气,但是,她们不知道,这对缓解呼吸困难没有太大的帮助——她们的肺功能太差了。看着监护仪上的数字,那冰冷的机器,有的时候是会骗人的,并不能反应出患者真实的乏氧状态。看到她们的双手用力的抓着床栏,一会坐起,一会躺下,我知道无论怎样的姿势都无法让她们更舒服一些。以我的专业,我更加知道,现在应该应用无创呼吸机给予她们呼吸支撑治疗。无创通气最大的弊端就是患者的耐受性差和胃内积气,为了尽量避免,我站在床旁,一边连接管路调试参数,从小到大,逐渐增加,一边耐心的告诉患者该如何配合呼吸机进行呼吸。渐渐的,患者的呼吸不那么急促了,脸上的肌肉也有了些许的放松,还有了睡意,应该是极度用力的呼吸,让她们精疲力尽了。查房,解决患者各种各样的问题,观察着呼吸机上跳动的数字,调试着参数,不知不觉,已近中午,于是,叮嘱了值班医生几句,我便走出隔离病区。来到休息室,看到热气腾腾的饭菜,真觉得有些饿了呢。可就在这时,手机响起,隔离病区里面,有一位患者血氧下降,急需上级医生支援。再一次,伸向筷子的手,改变了方向,抄起一件防护服,麻利的开始武装自己。用最短的时间,我走进病区,看着喘息的患者,我思考着,显然,一旁的值班医生,在等我说点什么。上午查房的时候,我就已经留意这个患者了。她的血氧相关参数,虽然没有重度下降,但那是面罩给氧啊,这一系列指标,并不能让人满意。所以,无需过多的思考和犹豫,我决定给她更换无创通气治疗。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调整,她的呼吸状态及参数,均有所改善。墙上的时钟已近下午两点,此时,我的感觉不是饿,而是全身的无力。但是,患者病情能得到暂时的控制,我还是有点小小的满足。尽管刚刚那盒饭已不再热了,但是我太需要补充一下能量了,三口两口便吞了下去……

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驻地,感觉像是爬回来的。“叮,叮”,一位好友来了微信。一段对话,眼睛里不觉有了泪花。

她:有机会就回来吧。

我:这个机会可不是有没有,这是我的阵地,我不想当逃兵。我不是英雄,只是医生,心里不是骄傲,是自豪,觉得自己还有点用。

她:但是我们会担心啊。

我:我知道,但谁让我选择了这个职业呢?这个事,就得我们上,如果是打仗,我们连战地医院都上不去,每个人的位置不一样。男儿活一世,得做点事,对吧,也许一辈子就这么一次。我会回去的,等回去解除了隔离,我请你吃肉,你给我买瓶酒。

“一言为定!”其实内心的独白却是:也许,你允我今生有酒,我只能还你来生有肉。

心里那种悲怆,只是现在不能对家人、朋友述说。在出征之前,已将家里的一切安排妥当。年迈的父母和几个月大的孩子交给了妻子,告诉12岁的大女儿,如果我回不来,你要自己学习了,要替爸爸帮妈妈一起扛起这个家。这一周来,好多朋友发来慰问的短信,我基本都会说:一定保重,回去喝酒。但明天的事儿,谁又能知道会怎样呢?看着带来的物资一点点在减少,不断有新的物资补充进来,感觉真要做持久战的准备了。

说句心里话,此次援鄂,院里领导考虑很是周全,生活、防护,各种物资一应俱全,领队在百忙之中对我们也是不忘关心慰问,飞鹤乳业、驻地酒店等社会各界都积极配合。尤其今天,习总书记更是连线,对我们这些前方将士,表示慰问与嘱托,有了这样的八方相助,有了这样的指挥官,有了这样的虎狼之师,何愁此役不胜?剩下的,就是我们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,拿下这场攻坚战!

2.医疗队员徐守红战地日记

满脸被压的“褶皱”是她最美的战绩

今天,是我来到武汉的第九天,这些天,我完成了许多人生中的第一次,第一次以省医疗队成员的身份工作,第一次学习湖北方言,第一次穿防护服,第一次穿纸尿裤……

我逐渐习惯了在隔离病房的日子,穿脱防护服的流程变得顺畅了不少,隔着几层手套进行静脉穿刺,好像也熟练了许多。从第一天的磕磕绊绊到现在的驾轻就熟,我在心里给自己竖起了大拇指。

知道我来了武汉一线,很多小伙伴在微信问我,你不紧张吗?不害怕吗?平时胆子那么小的你怎么有勇气去的?我想说:脱去这身护士服,我只是一个普通人,是父母的女儿,丈夫的妻子,虽然做好了备战的准备,但与病毒近距离接触时,紧张的情绪肯定是有一些的。不过当我穿好隔离衣,带上护目镜,来到隔离病区,忙碌而有序的开展工作时,就没有时间紧张和害怕了,我只知道,职责所在,责无旁贷。

本以为条件有限,在武汉的日常用品肯定有所短缺,做好了克服一下的打算,但没想到我们的领队武立刚副院长,像万能的哆啦A梦一样,尽全力满足我们一切的合理需求,齐齐哈尔市委和齐齐哈尔医学院各级领导也对我们的家人非常关注,经常打电话询问是否需要帮助,这让我彻底打消了后顾之忧。而且我也相信:只有前线保住了,后方才能安全。

希翼在我们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,武汉的“春天”能够早日到来,所有抗疫人员都能平安回家。加油! 

这场特殊的战疫中

共产党员、共青团员把初心和使命

融入到防控疫情的坚守和奉献中

他们作出了不平凡的选择

他们果断逆行,彰显医者本色

他们心怀大爱,挽救病患于生死之间

我们要向他们学习,学习他们在关键时刻能把党的利益、群众利益作为第一崇高信念的精神,学习他们听党指挥,勇挑重担的无私奉献精神。为众人抱薪者,必为人民所铭记。

宣传科 李文妍 杨磊  徐守红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