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战疫回声]心有爱时花自开

亲爱的孩他爹:

有点想你了。每次视频,你总是问我什么时候回去,我总是笑呵呵地说我想留在武汉,还没呆够,其实是不敢跟你说,我想你们了,我想回家。视频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了,都改成语音通话了,其实是不敢看你们,怕自己在你们面前落泪,让你们更加惦念我。

今天是3月1日,我们到武汉的时间跨月了,一个月的时间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的,几乎没有在12点前入睡过,但却丝毫不影响我第二天的工作,这可都是当初熬夜看电视剧练出的本事。等我回去了,你可不许像以前那样婆婆妈妈地管我了。看见队友们因为休息不好精神不佳,胃口不好日渐消瘦,我就觉得我就是为了支援武汉而生的,我就是这队里那最靓的仔。我这壮壮的体格子真不是新冠能打倒的,你就放心等我回去吧!

还记得我们出发那天,你说什么都不和我合影,我知道你怕自己控制不住,怕我不回去了,怕那会成为我们最后的纪念,所以自言自语地说,等你回来我们再照,一家人一起照。那时才发现,你那么傻,傻得还挺可爱。

刚来武汉时,听到、看到新冠病人治疗无效离去时,我难过过,觉得那是一个好残忍的事儿,没有家人能见最后一面,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就走了,怕自己成为那个孤单而冰冷的鬼魂,那时真的哭过。

今天我又进舱了,而且成为一个小超人,在舱里工作了五个半小时,洗手衣湿了又干了。之前还吹牛说干个6-8小时没问题呢,但我觉得我这体格子应该能行,不会辜负你的喂养之劳。

听说我们回去医院会择优给我们颁发奖章,假如我能得到,一定送给你,感谢你的后方支撑。真的谢谢你,我不在家的这些日子你把孩子、爸妈都照顾得那样好,不给组织添乱,不给单位找麻烦,其实你才是家里的最大功臣,回去给你包个大红包奖励,开心了吧!

熟悉了这里的一切,觉得在这里的工作并不可怕,只是要穿上防护服。现在我们的物资也都充足,你可以放一百个心。有时想一想,患者们没有家人陪伴,一个人在医院里一住就是半个多月,虽然网络发达,每天可以交流,但还是会孤独,也会有一点点害怕。我们会在做好医疗护理的同时,想办法给患者加油、鼓劲、转移注意力。

今天进舱,我就将我们队员张子英的手绘画送给整个病房的患者。一幅是给在院的患者加油鼓劲、一幅是给出院患者送祝福。为了让患者增强体质打发无聊时间,在我们领队的协调下,我们向病区内投入了可治“百病”的艾灸治疗仪,既可辅助他们治好新冠,还可帮他们治疗其他疾病。在给一位女士理疗初,她说自己没有什么病不太需要,可是当理疗结束后,她说,好舒服,改口道:“让我在这里灸一天我都愿意”。前后的对比,我们觉得我们的良苦用心达到了。

我个人觉得,武汉前线的工作并没那么可怕,只是一种等待。我们陪伴在患者身旁,等待着他们的转阴出院;你们在远方的齐齐哈尔,等待着我们的凯旋回家!换个角度想,等待也是一种享受,虽然这个过程会十分寂寞,虽然可能会有很多痛,就像蝴蝶破茧前要经历漫长的等待,见到彩虹前需经历风雨的等待,没有等待这些都不复存在。心有爱时花自开,待到家乡冰雪融化,春意盎然,我就回家了,然后我们摘掉口罩,一起去户外拍一张全家福!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梁赫

2020年3月1日书于武汉

 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